快捷搜索:

同样是被马超看出来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也没什么

 
    虽说他早已经受不了崔先生的唠叨了,毕竟崔鸿总牵挂着自己儿子的终身大事,所以马超这个当主公的。也是责任重大。但是这崔安不给力,自己有什么办法。直到今日,自己也没有见过其人对女子有什么兴趣。有时候马超也想了。这崔安是不是练什么童子功了,所以不能破身啊。貌似他那老师。好像就是一个人,直到他身死。
 
    不过马超想了想。估计这个不太可能,如果这样儿的话,崔鸿崔先生当年也不可能让崔安去学武,那断子绝孙的事儿能做吗?因为到崔鸿这儿,不知道都几代单传了,所以崔安没儿子,那么崔家香火也就断了,这对于一个比较迂腐的崔鸿来说,绝对是不能接受的事儿。
 
    而如今自己这个崔先生,因为当年刘宏的圣旨,他是再也没有离开过茂陵半步。马超有时候确实是想了,这早知道这样儿,在刘宏临死前,怎么也得整一道赦免崔先生的圣旨啊――
 
    可如今呢,再也没有什么机会了,自己这崔先生,就认定这事儿了,不走了,不动了。马超虽说是天下一个强势诸侯,但是对于自己这个先生,他也真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至于说崔安,那就更不用说,只有他怕他老子,没可能他老子怕他,那不玩笑吗。是,别看崔安在外面是如何如何,但是在崔鸿面前,直接就变成绵羊了,变成了乖宝宝。
 
    马超也不得不说,这确实是挺有意思,要知道,崔安可算是名震大汉和异族的这么一个汉人将领,但是被称作杀神的其人,却是怕他父亲崔鸿,一介书生。
 
    众人终于是到了扶风的槐里,也是马超的封地,是啊,食邑好几百户呢,这每年的税赋可都是由杜畿派人给送到长安,因为这可是自己主公的,谁也不敢动啊。所以也确实,真要算起来的话,哪怕马超什么都不是,但是就凭这几百户的食邑,他多少也能在乱世混下去,这是事实――
 
    不过这在乱世之中,你没点儿本事,那么就算你是家财万贯,最后也可能被人给夺走了。因此归根结底,其实还得是自身本事行,那么就能保住一些东西,甚至是所有。那么本事不到家的话,那么就什么都别说了。
 
    杜畿是亲自给马超众人请到了扶风的太守府中,等进了会客厅后,马超先是给众人彼此介绍了一下,先是介绍了一下杜畿一方的几个人,除了他杜伯侯之外,还有几个是在扶风这儿做事儿的,同样也是马超的属下,所以他当然认识。
 
    然后是给杜畿他们几个极少了崔安他们,虽说对于崔安,杜畿他们可早都认识了,但是其他人,尤其是陆逊还有从南蛮来的木马,那杜畿上哪儿认识去,因此,在自己主公的介绍之下,是彼此见礼,最后这才算完。
 
    这见礼过后,马超便简单给杜畿他们讲了一下,自己在禺同山和三江城的战事――
 
    毕竟这事儿他自己也清楚,就算自己不去说,可杜畿他们也肯定会问。所以到时候与其让他们问自己,倒是还不如这时候就说了,如此,他们就没有什么问的了。
 
    杜畿几人一听,是不住点头,心说还真是,这自己主公带着己方的人马,哪怕己方士卒确实是比银坑洞士卒的战力强,可是真正交上手后,这对方如何,其实也不是己方能够小觑的。而且听着自己主公又讲到木鹿大王的猛兽攻击,还有乌戈国兀突骨的藤甲兵,可以说杜畿他们也算是开了眼界了,毕竟以前都没怎么听说过这些。
 
    他们在司隶待着,自然是不知道南蛮那地方那么些事儿。他们也就知道个孟获,还有杨锋他们几个洞主罢了,再多的信息,杜畿他们确实是不太了解。
 
    不过如今一听自己主公说,他们倒是了解了不少,至少对于南蛮那地方的主要人物,他们可都记在了心里――
 
    杜畿也问了自己主公几个他不太明白的问题,马超闻言,是一一给他解答了出来。之后杜畿看向陆逊的眼光,确实是有了些许变化。
 
    要说之前在马超介绍陆逊是新加入己方的谋士的时候,杜畿确实是没有太过在意。他看陆逊也就是个二十岁左右,确实也没觉得其人到底是有多大的本事。而对此,马超他们也没多说什么。
 
    但是马超所讲到南蛮那些战事的时候,经常是提到陆逊陆伯言,这就不得不让杜畿注意了。因为他听了之后,就知道,敢情这陆逊虽说年纪不是那么太大,但是做出来的这些事儿,那可真是,不小,也不一般啊!所以他这个时候,就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儿,有些不重视其人了,这个时候的杜畿,可以说是很看重陆逊。
 
    毕竟其人以弱冠之龄,便深得自己主公的器重,这一共也没有几个人有这个待遇――
 
    但是他最想说的还是,这陆逊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就看自己主公对其人的器重,还有其人所说的那些,出得那些计策,就看得出,这如此年纪,便是天下顶级的谋士,这前途,真可谓是不可限量啊!
 
    因此在杜畿的心里,他其实是有意交好陆逊的,毕竟要是能和这样儿的人物关系不错的话,那么对自己来说,只能是好处更多。而且杜畿也相信,自己虽说不会吹牛说自己有多大多大的本事,但是一般般的人,确实,自己认为他们不如自己。
 
    因此,杜畿就想了,这陆逊就算是和己方将领有接触交往的话,那么他和自己多接触接触,肯定不会掉价,不会跌份儿就是了。(未完待续……)
 
    (.)
 
 
第四四〇章 去茂陵崔安叫门
 
    杜畿还能不明白吗,正应了那话了,所谓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所以这……
 
    他认为,陆逊就算是交朋友这些,肯定也得是自己这样儿的,要不然的话,那也真是,不太符合其人的身份,毕竟其人的本事可摆在那儿呢,这可是真才实学,毋庸置疑的。<strong>八零电子书HtTp://Www.80txt.COM/</strong>⊙
 
    而陆逊呢,他自然是看得出来,也感觉得到,这杜畿对自己的态度,确实是有所转变。不过对他来说,这其中也是有利有弊吧,对于杜畿对自己暗中示好,陆逊是看在眼里,这对他来说,确实是有好处。
 
    毕竟杜畿其人,也算是深得自己主公的信任,并且也是一个人才,这绝对是受到自己主公重用的这么一个人。所以如果能与他交好的话,这对自己来说,肯定是有好处。
 
    但是也有不太好的地方,就是因为其人说起来可真不是益州一系的将领,所以自己要真是和其人走得太近的话,这让益州一系的将领,会如何想呢,这不得不说,是个问题。
 
   
 
    所以陆逊想得其实很简单,这杜畿既然是示好自己,那么自己当然是要接受,而且也确实是要和其人接触交往一番,但是却一定要保持一定的距离。那么说起来,自己和其人关系只要不远不近,掌握好一个度,那么其实就可以了。如此的话。这自己满意、对方满意、自己主公满意,益州一系的将领也一样儿是满意。那么自己的这个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也许这个事儿。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要有些难度,但是对于陆逊这样儿的人物来讲,确实,没有什么太过难办的。而且他也相信,杜畿同样是个聪明人,所以该怎么做,其实他心里一样儿,也是很明白的。
 
    而杜畿看向陆逊的眼光有所改变。这同样是被马超看出来了,不过对他来说,这也没什么大不了,还是很正常的。只要不傻,就一定看得出来,自己对陆逊其人的器重,对他的推崇。(www.QiuShu.cc 求、书=‘网’小‘说’)而且他确确实实,人家是有真本事,所以想去交好其人。这是很正常的想法。
 
   
 
    最后杜畿则对自己主公说道:“主公,属下晚上准备晚宴,为主公接风洗尘!”
 
    马超闻言一笑,说道:“好。一切就有劳伯侯了!”
 
    “诺!主公放心,属下定做好此事!”
 
    马超点头,然后说道:“伯侯啊。所谓是‘近乡情更怯’,这今夜在槐里待一夜。明日一大早,我便带人去茂陵了!”
 
    杜畿闻言点头。这倒是都在他所料之中的,不过他却是说道:“那么主公不去看看那几百户的百姓了?”
 
    杜畿那意思,主公那食邑几百户,不去看一看?马超一笑,说道:“这个这次就算了吧,也不影响什么。不过却是要劳烦伯侯,每年还得把那些东西送到长安!”
 
    杜畿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忙说道:“主公这是哪里话,别说长安距离槐里非常近,就算是很远,这对属下来说,也是义不容辞!”
 
   
 
    马超依旧是微笑,而没多说,毕竟他心里可清楚,这无论自己再说什么,他杜畿杜伯侯都有应对自己的话,所以自己还是别说了,没用啊。
 
   
 
    第二日,在杜畿的送别下,马超带着众人离开了槐里,去向了茂陵。这杜畿没去,不是他不想去,只是被马超给留下了而已。毕竟他可是都清楚,这自己母亲家的娘家也在茂陵,娘家人都在那儿,还有崔安的父亲,自己的老师崔先生都在,所以杜畿其实确实,他是很照顾茂陵那些人,说起来,自己倒是挺感谢他。
 
    所以杜畿其实常去那,因此,这一次去不去,其实也就没有那么重要了。马超这一行人这么多,要再加上杜畿他们,那人更多了,所以以马超的意思,还是不去为好,这样儿一来,可以说是,少了一些人,这可也算是能轻松些吧,至少他就是如此认为的。
 
    马超带着中认是悄悄回到了崔安他家,也是崔先生的家。这他绝对是悄悄来的,确实是没有惊动谁。本来嘛,他们人马也不是说特别多,所以在杜畿没有派人前来通知的情况下,马超一行人的到来,还真是没有被谁给发现。
 
    这也不得不说,是马超特意不让杜畿说的,他那意思,这已经是惊动一路上不少人了,所以这自己再到茂陵,其实能不惊动地方上的官员,就尽量别让他们动。
 
   
 
    毕竟马超心里可都清楚,无论一个地方穷富,只要是知道自己这个当主公的来了,那么肯定要用这里最好的东西来招待自己这些人。而自己这些人显然是不好去推辞,所以这么一来的话,只能是劳民伤财啊。
 
    马超倒是没认为自己有多好多好,但是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很为自己着想的。毕竟要是自己辖下的一个郡一个县,真就因为自己带人来这么一次,就造成不少的财力物力的损失的话,这对己方整体的发展,肯定是没有什么好处的。
 
    所以马超之前就特意告诉了杜畿,让他千万别去通知谁,要不走漏了消息,走漏风声的话,那么就唯你是问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