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这样儿更好毕竟之前两人虽说都知道对方这么个

 
    马超点头,这事儿暂时就这么定下来了。今日自己就得通知所有人,明日在长安的文武,可都得到场才行。
 
    其实这事儿就算马超不说,众人听了之后,每个人也都得过来,如果马超不是因为要稍微低调一些的话,这再晚了三四天,那么到时候来得人,只能是更多了。而如今严颜他们还没有离开,所以在长安的人,其实也不算少。
 
   
 
    和陆逊说了两句之后,马超让陆逊等会儿,他是马上去去就回。陆逊看自己主公这样儿,还能不知道这自己主公的打算吗,他这是要把自己那少主直接先给带过来啊。
 
    之前马超是没直接把马焕给带过来,但是说起来他认为这时候把他给拉过来,其实也并不算晚。之前哪怕陆逊是没有亲眼见过自己的儿子,但是自己儿子好歹是在阎忠和贾诩这么两个凉州名士的门下学习过的。这两人可都不是泛泛之辈。所以能教出来不怎么样儿的学生吗。
 
    因此对于这个,陆逊还是相信的。哪怕他是没有见过自己这个少主。而认识自己主公这么久,接触这么多时日。自己主公也没怎么说过。可即便是如此,陆逊倒是还能感觉得出来,自己主公认为自己少主,让他头疼,但是绝对不是其不成器的原因,所以陆逊自然是当仁不让,直接就同意当这个老师了。
 
    他心里清楚,这是自己的一个机会,什么都不用说。做好了,那真是,有大用。
 
   
 
    马超再一次找到了自己的儿子女儿,两人还真听话,这不和甄宓玩着吗。[txt全集下载wWw.80txt.coM]当然了,甄宓都那个年纪了,只能说是陪着两个孩子玩。
 
    再一次看到马超后,她倒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着头。埋着螓首,也不知道在那儿想着什么。马超看她这样儿,他是更不能说什么了,只好是说道。“卿云和宓儿继续玩,焕儿跟我走!”
 
    “是!”
 
    姐弟两人齐声道,不过马焕还是看了甄宓一眼。说起来他也知道,这是自己未来的妻子。就和自己父亲和母亲一样儿。对于甄宓,他心里还是很喜欢的。这个不假,所以看她这样儿,马焕还是有些担心。
 
    但是自己父亲叫自己离开,自己也不能不走,所以只能是拉着甄宓的手,安慰了两句之后,他这才到了自己父亲身边儿。
 
   
 
    马超见此情景,他只能是在心里苦笑,心说自己这个儿子,真是,和自己没法比啊。不说自己从小就受女孩子欢迎,就是这哄人的水平,他真是,儿子和自己这个老子相比,可真是拍马不及啊。
 
    不过马超倒是没想,这他是个什么情况,好歹是穿越者,可他儿子呢,不过就是这个时代的土著。因此,这其实没有什么可比性的,要不然的话,马焕都得成妖孽了。
 
    带着马焕离开,马焕也没问自己父亲,要让自己做什么。就说他跟着阎忠和贾诩学习了那么些年,他对于这些察言观色,还真是掌握得不错。哪怕他如今年纪不大,但是这城府,说起来还不浅。毕竟跟着贾诩那样儿的人,哪怕他不会主动去交给马焕什么,但是那话说得不错,真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着贾诩时间久了,难免受到其人的影响。
 
    别的马超倒是不知道,但是自己这儿子变得比以前沉默了,这是肯定的。
 
   
 
    他倒是没想,是受了谁的影响,他就是简单地认为,是因为好久没见自己这个父亲了,虽说不至于是如何生疏,但是难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儿玩闹了。不过他哪知道,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
 
    可虽说马焕没问自己父亲什么,但是马超在路上还是跟他说了,“焕儿!”
 
    “父亲!”
 
    马超点了点头,然后正色说道:“今日我给你介绍以为师长,明日你便正式拜其为师,在他门下,好好学习,明白没有!”
 
    “是!儿一定努力!”
 
    马超闻言点头,他心里还是很满意的。既然自己这个儿子说努力,那么肯定不会不当回事儿就是了,自己也该放心了。
 
   
 
    而此时马超心想,焕儿啊焕儿,你小子要不是老子的儿子,那么想当陆逊的学生,不说肯定不可能吧,但是却绝对是难比登天。这陆逊这个人,显然他不会那么轻易就收弟子的,但是没办法,谁让他在你老子手下做事儿呢,所以是收也得收,不收也得收啊。他陆伯言除非不是你老子的属下了,那么自然是管不了他,但他还是,那么就必然是要如此。
 
    没一会儿,马超便领着自己儿子到了陆逊的住处,结果陆逊这个时候已经是来到了院中。毕竟都知道自己主公去带自己少主了,这陆逊肯定是不能再在屋中了。他如今的身份,哪怕
 
    是,是自己少主的老师,但是说起来,自己更是自己主公的属下。所以自己又没有什么资历,自己要是那海内大儒,那行,你在屋中就算是躺着,别人也搜不出来什么。
 
    可是实际情况呢,这自己不不是吗?所以也只能是到了院中,等着自己主公来了。结果没多久,果然两人是来了。
 
   
 
    见到自己少主后,陆逊是赶紧站好施礼,毕竟这个时候说起来,他可还不是对方的老师呢。所以人家是少主,这身份就足以让陆逊有所动作,因此他是对马焕一拱手说道:“吴郡陆逊陆伯言,见过少主!”
 
    这是两人第一次正是见面,而马焕一看,这自己未来的老师、师父,先给自己见礼了,他当然也没怠慢,既然是非常正式的见礼,他当然也是一拱手,对着陆逊言道:“扶风马焕,见过伯言先生!”
 
    陆逊一听,是暗中点头,所谓是三岁看老,这看自己少主这几个动作,脸上的表情,就不难看出来,如此少年时代就算是很出众,那么以后,绝对是有所发展的。他相信自己的水平,更是相信自己这个少主是块还未雕琢好的璞玉。
 
    陆逊笑道:“主公,少主,请!”
 
   
 
    马超对陆逊一笑,他没说话,因为这个时候,自己儿子才是主角。
 
    此时就听马焕说道:“先生请!”
 
    说着,马超作为主公,他自然是走在最前面,而陆逊和马焕则是落后他半个身位,一起进了屋。
 
    等坐下之后,马超对陆逊笑道:“这我也不用给你们介绍了,你们都已经认识了,多了话我不说,你们两个聊吧!”
 
    说着,马超就起身离开了,他倒是没有什么避嫌的东西,毕竟一个是自己儿子,另一个是自己的属下。不过马超这个人,这么做,说起来是尊重他们两人,虽说一个是自己儿子,一个少年,说起来还是孩子。另一个呢,年纪也不到,连二十都不到,但马超却是给了他们足够的尊重。
 
   
 
    虽说马超在心里认为,是自己给他们指定了师徒的关系,但是怎么说呢,对于这样儿的事儿,自己这个当主公的,做父亲的,其实也还没有那么强势。如果说两人真心不想当这个师徒,那么自己也不会去逼迫他们如何如何,那强扭的瓜不甜,所以他不去做那没有意义的事儿。(未完待续。。)
 
    ...
 
 
第四四六章 见先生马焕拜师(续)
 
    但是经过了自己的观察,马超看得出来,感觉得到,陆逊是愿意的。(WWW.mianhuatang.CC 好看的小说是,自己也知道,他是所有顾虑,但是什么事儿就一点儿风险都没有呢。而且什么事儿不都是有利有弊,这是肯定的,所以没什么说的,只要他同意,那么就行。
 
    至于自己儿子那儿,马超自然也知道,反正他是没有反对,而且是明言了,是同意自己安排得,没有什么抵触,马超觉得这个挺好。
 
    但是即便如此,他却依旧认为,两人还是见见,这样儿更好。毕竟之前两人虽说都知道对方这么个人,但是却对对方可以说没有什么了解,因此,马超他安排了这次的见面,也算是让两人有些了解。
 
    所以哪怕之后两人有一人,说不行,不干了,那么自己这个当主公做父亲的,最后也同意,当不成师父,那就算了,自己也不准备去强迫了。
 
   
 
    真算起来,如果说在最开始的时候,马超是有点儿这么个想法的话,这个时候,他确实是没有这个想法了。哪怕陆逊是自己属下,对于自己强制命令,他不会不听,但是如果说自己真要是逼迫他的话,最后的结果,肯定是对自己没有好处的。
 
    至于说自己那个儿子。那就更别说了。自己倒是能强制他一些东西,毕竟自己是他父亲。但是这小子要去找他母亲,甚至去找他祖母的话。那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要说好些人可都知道,马超他其实挺听他妻子和他母亲的话的。尤其是糜贞的话,就算马超反对,可他肯定也不会去直接否定什么的。
 
    所以说糜贞的话,可以说基本什么时候,都是很好使的。在马超的眼里,他其实一直都认为。自己是欠了她很多。不过还算好,自己一直也算是对得起自己妻子。这也都是没错的。自己两人也会于一直这么走下去,还有好几十年呢。
 
   
 
    一听自己主公(父亲)要离开,陆逊和马焕两人是直接就站了起来,对着马超一拱手。qiushu.cc [天火大道小说]算是送他了。
 
    他们可都清楚马超的脾气,这事儿既然是他早已决定下来的,那么就不会再去更改了。而且两人确实也没有要留马超的意思,哪怕马超一个是自己主公,一个是自己父亲,但是有些东西,还真是两个人说最好,没有第三人在场,可以说是轻松很多。压力一下就会少了不少。并且这个人还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呢,所以影响当然是更大了。
 
    马超对着两人一摆手,然后他真身就离开了。正好这个时候去看看其他人,毕竟回到长安之后,是看到了留守在长安的几人,但是却是没多说话,正好这个时候找机会去看看他们,也算是聊几句。看看自己不在的时候,司隶都有什么大事儿。天下都有什么事儿。
 
    半个时辰左右,马超才再次返回,而这个时候,显然陆逊和马焕,他们也聊完了。
 
   
 
    正好这个时候马超在院中,而两人也从屋中出来了,此时就听马焕对自己父亲笑道:“儿明日一切都听从父亲安排!”
 
    马超笑着点了点头,虽说不知道两人具体都说了什么,但是对于这个,马超确实不怎么好奇。要说很小的时候,当然不是在这儿,而是前一世的马超,他倒是有不少好奇心,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这活得年头越来越久,马超也确实,他几乎是没有什么好奇心了。也许有时候,他确实,还会好奇一下,但也就是这么一下就完事儿。说起来,他没有那刨根问底的意思。
 
    “看来二位已经聊完,那么如此,我便通知众人了,明日一起来观礼!”
 
    “诺!”
 
    此时,马超把自己刚蹦出来的想法对两人一说,陆逊和马焕都点头同意。他们也发现,这自己主公(父亲)的注意,还真是,不错,确实是如今最好的办法了,不是吗。
 
    马超带着马焕和自己父亲告辞,别看陆逊比马焕还大不到十岁,但是马焕对自己未来的这个老师,他确实是很尊敬的,比之前,那可是尊敬多了。马超看在眼里,心说陆逊陆伯言,确实是有些能耐,要不然能让自己这个儿子这样儿?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自己这个当老子的还能不了解、不知道吗。要说自己这儿子,性格上继承了自己和自己妻子很多,说起来是两人的综合,也不为过,因为这是事实。
 
   
 
    所以马超从来没认为自己是眼高于顶,但是要说实话,如果自己不是有着那么多先知先觉的东西,就说自己看到陆逊,自己估计也不会把他高看成什么样儿,这是肯定的。至于说自己那妻子糜贞,自己还不了解她,整个天底下,能让她去关注关心的人,确实是没有几个,所以就什么都别说了。
 
    那么自己这个儿子和陆逊,也就是聊了半个时辰,但是就这半个时辰,显然自己儿子是被陆逊给折服了,看陆逊的眼神,都是带着佩服。说起来马超好像都没看到自己儿子佩服自己,所以他这个当老子的,还微微有些吃醋。心说你这小子,怎么没看你怎么佩服你老子,今日你倒是佩服一个书生啊。
 
    当然了,这个书生是一个不能被小看了的书生,这个自己也承认,但是说起来,你老子可这书生厉害多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